五湖四海澳门银河娱乐场人 · 澳门银河娱乐场名景 · 澳门银河娱乐场名品
首页
>> 分类新闻 >> 人文澳门银河娱乐场 >> 东亭文苑
布谷声声话乡愁
日期:2017-05-22 作者:练德林 字号:[ ] 视力保护色:

  今年麦收时节,我离开申城在老家修建房子,有幸与布谷鸟相逢,一声声“麦黄草枯”“麦干草干”亲切而熟悉的声音,使我想起了老家麦收的场景。

  芒种前几天,南风悠悠,令人快慰兴奋的是一阵阵麦香里感知布谷鸟一声紧似一声的敦促。那是一种美妙、舒散,让人怀着感戴的心情去凝听的天外之音。那种充满灵性的喊叫,纯净坦然,深沉凝重,它的焦虑啼鸣不是喉管轻巧地吟出,那急切、紧迫之声叮嘱人们不误农时,抢收成熟的麦子,膜拜土地的农人耳闻此语无不为之动容。

  “田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”,记得儿时布谷鸟一叫,麦收一场总要让人脱一层皮的。脸朝麦穗背朝天,弯腰驼背,无不诠释着庄稼人的艰辛。麦收季节的中午,是一幅精美的油画。绿色树木簇拥的村庄,异样瓦蓝的天。我看到麦子沉醉的金黄,那与天空一样延伸的金色,兴奋不已,在我记忆的晴天翻晒。那时,老麦天的太阳火辣辣的,晒得收麦的人汗如雨下。火热的中午,我在气势如虹的阳光下,与淋漓尽致的金黄麦田不期而遇。五月,金黄的麦田里,吸纳了足够的能量和光热,麦田的阳光显得比任何一个地方都饱和。南风穿过麦田,麦田就像被犁开了口子,让我脑子满是跟麦子相依为命的人的故事,于是,走进了时间和消逝历史的岁月。如今,我没有机会走进麦田深处,走进庄稼人幸福的梦乡。我站在五月的麦田,眼里流淌而过的是麦田、树木、村庄、炊烟。我没有勇气做出麦收的动作,不是怕打开乡愁的大门,而是乡愁如同那收割后的麦茬,跟那些散落静卧在麦田里的祖先的坟墓一样,只会把过去掩埋在土里。

  五月的乡下,每当我听到布谷鸟若远若近,忽断忽续的清啼,真让人不知其情之何以移,其神之何以旷。布谷鸟作为季节的信使,是从远古洪荒,从厚厚的线装书中扑棱着翅膀真心实意向我们啼唱过来的。给人以神奇的遐想无尽寄托的布谷鸟,一直在农业这部厚厚的辞典中穿梭忙碌。庄稼人把它作为一种物候,一条农谚,一句良言,和布谷鸟厮守了一辈子。在五月麦田上空,我们听到布谷鸟的鸣叫:“麦黄草枯,麦黄草枯”“麦干草干,麦干草干”,如一脉地气,一缕阳光,一阵南风,一垄麦香,一丝乡愁,越过时空,铺展在高远的天宇,岁月的征途,一直抵达我们的心灵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